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隐士吟诗阁

本博客诗文除注明外,均为原创,转载务必标明出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苏子属客  

2014-09-03 22:15:11|  分类: 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苏子者,苏轼也。凡左迁者三,或谪江边,吟月之明,惟风之清,是以赋之。客者,未知其实也,盖子瞻之妻、友、妹所化,常劝以达。
苏子默,非不能之,不愿耳。于其才亦足以绝世,苟献媚以佳文,必达相。然其志也正,言也畅,但为民而官,惟由志以济苍生,固君子也。而当朝之人笑之。既临江,茫茫然虚雾罩之,浩浩然万物衬之,明月不截光相向,清风不异起而惊,客犹羡乎仙子,所谓不知足也。苏子既悟,乃作赋,恋柔光之无限,若浅言慰之,念水波之泠泠,如欢笑戏之。悟自然之迤逦,忘乎仕之不顺,独喜豪畅之歌。
是时也,苏子之岁也高,气势犹在,长淡然而论世,哲理思尽,寄赤壁以怡情。乃属客以赏月,辩天人之一统,更无应,聊发孤独之叹。其壮时别乎故友,再无理论之欢,诚可惜也。是以常思念之,犹欲以辩,乃知无人与伴。苏子之泣,非外人所能知也。常隐乎豪迈之间,或遮以平淡之调,其实心碎。所谓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是以苏子或怀伤,即成千古绝唱。江城子,长叹已,余读之而不觉将泣,其似余身也。余且吟且笑于学堂,未尝一悲,每念别,忍而不泣,然之家,涕下不已。苏子之隐其悲,非有意也,夫与友聚,或酌酒,或赏画,或弹琴,其乐不尽。所以长啸,颂雄伟之志,歌傲然之怀,友既去,乃自省也。
苏子之为赋,必独身也,所以抒怀属客,自解其忧也。且夫宇宙之物极多,例无偏私,而苏子之所求,信可仰也。乃汲清风,沐明月,贪婪而取之,其孰能怪乎?江之阔,如苏子之心胸,年岁长逝而不反,岸之宽也不减,且虽长流而未往者,神灵长驻也。以长江之宽容一客,游刃而有余,故设其在,和其歌,对论以为文,皆幻也。客者,故人之续也。
余以为,苏轼者,如轩,苏辙者,如辕,弟兄合而齐轩辕,伟也。苏氏父子三人,皆成名,而以苏轼为最,所谓天才不过,亦吾之所羡也。

关联作品:苏轼 《赤壁赋》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